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大国军垦

第3章 好香的羊肉

发表时间: 2022-11-24 15:12

 肉很快就熟了,虽然叶雨泽刚从后世穿过来,那个世界已经开始讲究养生减肥了。

但是目前的这具小身体但是真的缺乏营养啊!

老妈直接把一条羊腿递给他。叶雨泽抓起来一口便咬了下去。然后狠狠一撕,一大块羊肉便到了他的嘴里。

“真香啊!”叶雨泽一边嚼着,一边张嘴哈一下气。没办法,刚煮出来的肉真特么热啊!

老妈没有吃,只是呆呆的看着他。没一会眼睛便被泪水模糊了。

老爸伸手给她擦擦,宽慰道:“好了,这不回来了吗?多给他补补不就行了?”

老妈一把打开他的手。“都怪你,非跑到这里来。弄得自己的孩子肉都吃不到,你看他多瘦?”

弟弟叶雨凡却心无旁贷的对付着自己碗里的羊脖子。

可能久居北疆,老妈煮肉也是当地的风格。一只羊没剁几块。几乎每一块肉叶雨泽这年龄都得双手抱起来啃。

叶雨凡面对着一块羊脖子,吃的却没有那么粗鲁。他手里又拿着一柄小刀。飞快割下一块塞进嘴里,没嚼几下。手又麻利的割下另一块。

叶雨泽这才明白了刀子的用处。连忙跑回床边拿起弟弟换给他的那把小刀。

肉很香,北疆的羊真的跟内地的羊不一样。内地羊都有一股浓重的腥膻味道。要用很多调料才能压制住。

但是妈妈煮肉叶雨泽都看到了。就放了一些盐。但是这肉除了香就没有别的异味。甚至羊肉表面那一层肥肥的油,吃着都不腻。

一顿风卷残云,锅里的肉还剩下一半。不过都吃不动了。

叶雨泽摸摸肚子,也意犹未尽的停下手。没办法,心大肚子小。

妈妈打好水,叫小哥两洗手洗脚。这时候天已经黑了。

叶雨泽从唐城回来做了三天四夜的火车。又坐了两天的汽车。父亲去接的他,也累了。毕竟接近一周的旅途,谁也会精疲力尽。

这一年,叶雨泽八岁,弟弟五岁。他们两个睡在外屋的大床上。弟弟似乎不习惯有人和他一个床睡觉。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的滚了很久,然后才睡着了。

里屋也传来了鼾声,爸妈也都睡着了。叶雨泽却睁大眼,丝毫没有睡意。今天的经历有点乱,他得捋捋!

一天之内,不但穿越了几千公里。还穿越了19年。

因为曹青青分手带来的那种全身心的绝望,此刻在心里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连回忆都没有色彩。

叶雨泽摸摸自己的小手,有些哑然。可不就是上辈子吗?只是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还能不能遇到她?

灯关了,屋子里并不黑。银白色的月光比唐城昏暗的路灯还要亮。透过窗子可以看见满天的繁星。密密麻麻的真的象一条河。看来古人把银河叫做天河不是没有道理的。

只是后世的人们对于这种景色看的少了。污染太严重。晴朗的日子里。能稀稀疏疏看见几颗,孩子们都能欢呼跳跃。

叶雨泽又握住手里的狼牙。这是他在帝都的潘家园市场一个摊子上淘来的。

后世流行古董,文玩玉石。只是他一个穷屌丝哪里有积蓄玩这些。只是偶尔一次陪朋友去潘家园古玩市场闲逛。一眼就看中了这个挂件。

当时不知道咋就荷尔蒙上头花了三千元买下了。那可是他独自闯荡以来最大的一笔积蓄。

大家都说不值,叶雨泽也后悔过。不过既然买下来,他就直接挂在脖子上。一直没摘下来过。

他看了看掌心,两次穿越扎出的伤口竟然消失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还能回去吗?他有些疑惑。但是回去干嘛呢?这辈子唯一的一次爱情已经破灭了。闭上眼,和曹青青的的点点滴滴便浮现在眼前。真想回去看看她。就看一眼。叶雨泽心里默默思念着。

虽然心已经不疼了。但还是不放心。毕竟接近五年的感情,哪里能说放下便可以春梦了无痕?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雨泽睡着了。这是他一年多一来睡得最踏实的一个觉。

炉子里烧的是油菜籽榨完油剩下的渣子。这东西沾火就着,而且非常的耐烧。

叶雨泽家所在的连队隶属于兵团九师下面一团的基建连。连队驻扎在一个小山沟里面。山沟是东西走向。南北两边被两座山遮挡。

静静的夜空中月亮散发着清冷的光。一切都被积雪覆盖着,呈现一片白色。

若不是房顶上的烟筒里偶尔冒出的烟。没人能知道这里住着人。

“口令!”

“战斗!”

两个交接岗的战士互相敬了个礼,换岗了。他们回到家里,摘下枪就是普通人。替孩子掖掖被角。然后就赶紧睡觉了。明天一早还得上工呢。

基建连不种地不放牧。但是他们主要是搞基建和副业。因为守着一条小河。这里修了个水电站。负责全团的发电。

还有榨油厂。每年会吞掉数万吨的油菜籽。榨出的油要供应全师战士的食用。

还有粉条厂。豆制品厂。名字虽然是基建连。但是到了冬天,做的都是副业连的事情。

其实基建连驻扎于此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保证水电站的运行。北疆不比内地。一到冬天就冰天雪地的。

而水电站的运行需要的是水流。连里战士们每天都任务就是破冰。冰层太厚,水流就弱了。带不动发电机组的运行。所以整个冬天,基建连的战士们的工作就是破冰。

那个年代没有什么机械。零下二三十度的天气。拿着十字镐,锤子每天在河里咂冰。

那个滋味也就可想而知了。关键这活你站在岸边还干不了。必须穿着水裤下到河里。

水中作业你多注意也经常会被打湿。衣服一旦湿了。马上就会被冻得跟铁一样。人穿在身上会是啥感觉?

但是为了全团和地方上几万人的用电。多苦,多累也得干下去。

兵团战士大部分都是军人出身。那个年代的军人为了完成任务死都不怕。更何况这种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