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大国军垦

第2章 回家

发表时间: 2022-11-24 15:12

 醒过来的时候,叶雨泽还在爬犁上。父亲和赶车的把式还在聊天。

“站住,口令?”

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叶雨泽把头伸出去一看,发现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兵双手握着一把木柄冲锋枪站在路边。

只是虽然穿着军装,却没有领章帽徽。眉毛和睫毛上都带着霜花。眼睛大大的。格外的漂亮。

“前进!”

叶雨泽听见父亲回答了一声。然后又问道:“小刘,今年你站岗啊?”

女兵这时候也笑了起来。:“叶医生回来了?孩子接回来没有?”

然后被子边被掀开。

“哎呀,好漂亮的娃!”小刘惊喜的喊声在叶雨泽耳边响起。

然后“吧唧。”一声。叶雨泽只觉得脸上被一个柔软的嘴唇亲了一下。只是这嘴唇好凉。

艾玛,难道自己刚穿越就被人给调戏了?叶雨泽突然觉得有些失落。但是看着小刘那精致的脸蛋。然后觉得这感觉似乎也不错。

“好好站岗,注意保暖!”叶雨泽听见父亲嘱咐了一声。然后爬犁便又继续移动起来。

路面是厚厚的一层积雪,只是早被压的很硬。马拉着爬犁跑在上面,非常轻松。比平常的马车要轻盈了许多。

刚刚经历了刺骨之痛的叶雨泽突然轻松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小脸。叹了口气。自语道:“这穿越似乎也不错。不用被伤害了!”

车很快到了连队。停到了叶雨泽家门口。父亲把他连同被子一起抱了起来。进了家门。

屋里很简陋,水泥地面。墙壁刷着一层白灰。很粗糙。两间屋子。但是很暖和。

外屋是做饭的地方,有个灶台。但是此时屋子里冒着火苗的是另一个红砖垒成的炉子。

炉子和一堵墙成为一体。这墙体是空心的。隐隐能听见火苗在在墙体里面的呼呼声。

靠近北墙是一张大木床,铺着印花的床单。两床被子整整齐齐的靠在床边。

一个小男孩探头探脑的从里屋门口往外观看。叶雨泽看着和自己长得有些像。“儿子,你回来了?”

还没等叶雨泽仔细打量那男孩。一个清脆的声音伴着身影已经跑了出来。妈妈那年轻了二十多岁的脸庞已经映入了叶雨泽眼睑。

妈妈一把从父亲怀里抢过他。但是叶雨泽已经八岁了。加上被子。老妈明显抱不动。差点把他扔地上。父亲赶紧接过来放在床上。

叶雨泽突然觉得眼眶湿润起来。老妈那么的漂亮,老爸那么的英俊。这样真好。他突然觉得过去的那个年代还是消失的好。

上辈子自己没过好,那就这辈子重新活一次。把自己,父母所有的缺憾都补上。

只不过这个年代让他很陌生,因为好像跟前世完全不同。他的脑子里除了自己的家人,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去哪里查查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呢?

这时候,他的眼睛停留在挂在墙上的一本日历。上面一个大大的数字。5。然后上面一溜小字。一九七六年二月,农历腊月二十四。

这一下确定了叶雨泽心中的疑惑,自己真的穿越到了一九七六年了。但是自己一家人都穿过来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个问题他很快就不想了。这样挺好。一家人在一起。妈妈问了一些姥姥家的情况,然后就开始做饭了。

叶雨泽自己躺了一会,倒不是累。而是仔细再梳理记忆。原来这一世自己刚满周岁就被送去了唐城姥姥家。

至于原因,是因为父母所在的兵团位置正好处于西北边陲。父母的身份是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士。他们都是部队转业,直接来的北疆。

之所以叫做战士,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脱下军装。只是领章帽徽摘下了。但是枪还是在的。

北疆是个多民族地区,地大物博。资源丰富。但是各方面发展都比较落后。这也跟人口少关系很大。

后来在伟人的倡导下,无数转业军人成建制的来到这里。他们大力发展农业,牧业。甚至还发现开采了油田。让北疆成为了一个农牧业极为发达的大省。

那时候的兵团战士可是身份极高的。特别是国家最困难的那些年。他们的粮食也基本实现了自给自足。成为少数不缺乏食品的省份之一。

只是这里也有不安定的因素。就是那些年因为邻国所换的领导人仇视我们。不断在边境挑起争端。

而兵团战士的另一个使命就是保家卫国。他们以连为单位,分散到边境无人区。用血肉之躯为国家驻起一道长城。

只是这样一来,老人和孩子显然不适合待在那里。所以,很多家庭孩子出生就被送回原籍。交给老人抚养。叶雨泽就是这种情况。

后来弟弟出生,边境渐渐也没有那么紧张了。这才把他又接回来。天下的父母哪有不爱孩子的。都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

后世叶雨泽很早就离开家乡出去出去闯荡。那时候父母也早回来老家。但是也极少相聚。

很快,肉香就从锅里面散发出来。叶雨泽不由得使劲抽了几下鼻子。姥姥家虽然是城市,但是那个年代买什么都要票。还限量供应。

没人每月超不过半斤肉。那点肉还都是肥的,大部分都用来耗油了。所以叶雨泽一年也难得见到几次肉。现在他看见大铁锅里面煮着满满一锅羊肉。眼睛都直了。

父母忙着做饭,叶雨泽躺在床上。弟弟凑过来,满眼警惕的看着他这个陌生人。手里还拿着一把刀柄装饰的很漂亮的小刀。

叶雨泽知道这刀叫英吉沙。是北疆特产。是这里的少数民族手工打造的。到了后世每一把都要几百元的。

叶雨泽笑着勾勾手指,叫弟弟过来。弟弟警惕的看着他。保持两米的距离。叶雨泽想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几块糖。

弟弟的眼神亮了一下。似乎这东西对他比较有吸引力。

不过,只挪动了一步又停住了。站在那里又想了一会。似乎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然后把手里的刀子递给叶雨泽,一把抓过他手里的糖就跑了。

叶雨泽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看来这小家伙还挺有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