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亿万总裁太霸道

第3章 小3

发表时间: 2022-11-23 15:46

句句如箭,字字诛心!

乔清清震惊地看着俞木,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不会痛吗?

看着乔曼文一脸幸福地依偎在俞木的怀里,乔清清一切都明白了。

原来,乔建业一家都在打这样的小算盘,他们表面上帮助她父亲经营公司,实际却一直在找机会扳倒她父亲,再取而代之!

如此看来,她父亲那些所谓坑害股民,泄露狗屁商业机密的“证据”,都是他们伪造的!

他们平日里的种种关心,都只不过是虚情假意罢了。

一想到自己的父亲还在里面被他们操控着,乔清清不知哪来的勇气,丢开裴洛轩的手就冲了出去。

眼尖的记者马上就发现了她,他们仿佛看到接下来一个月的独家头条在向他们招手,当即就调转舵头,纷纷跑把摄像机和话筒对准乔清清。

俞木和乔曼文也看到了乔清清,两人的表情都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想过乔清清会出现,但没想到她来的这么快。

“您对您父亲坑骗股民有什么看法?”

“乔小姐,请问您父亲为何要把自己公司的商业机密泄露出去?”

乔清清心中冷笑,心中想起来“陛下,您为何要造反”那句话,懒得和这些人解释什么。

乔清清的眼睛绝望地看着俞木,她要让自己看清楚,这就是她深爱了六年的男人,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

不过,这也怨不得别人,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是她看走了眼,把垃圾当宝贝。

“你们不要着急,你们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们。但是我想先问一下大家,俞木说我逼他,你们信吗?”

乔清清镇定自若,面对众多记者的质问一点儿都不慌,甚至还和记者们互动了起来。

记者们面面相觑,说实话,他们还真不信。

虽然乔家在海市地位确实很高,但俞家做的是餐饮,两家在商业上交集并不多。并且俞家的产业做得也很大,乔家再厉害也不可能一手遮天,更做不到“逼迫”俞家少爷这个地步。

乔清清看大家都摇头,非常满意。

“不过我还真的佩服俞木,竟然能想出这样荒唐的理由。至于乔曼文,我这位表姐的故事就更精彩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做小三成瘾?只要是别人的,不管好坏都要抢过来尝一尝!”

记者们都没有说话,都举着话筒,生怕错过乔清清的爆料。

“之前秦家少爷的夫人 流产,就是因为她勾引秦家少爷,还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让他们离婚!还有顾家的二少爷......”

“乔清清,你不要血口喷人!”乔清清话还没说完,乔曼文就气急败坏地冲过来。

“曼文!”乔建业眼看自家女儿就要坏事,赶紧叫住她。

“抱歉各位,小女情绪过激了。清清,我知道你现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你也不能在这里信口胡说吧?”

“关于你父亲的事情,我们也很遗憾,但事已至此,我们能做的也就只能是最大化地减少损失。”

衣冠禽 兽,道貌岸然!乔清清看着乔建业那张虚假的脸,捏紧了拳头。

这时,裴洛轩瞅准时机,飞奔过来拽住乔清清进了董事会会议室。

会议室内空空荡荡,只有乔辉成颓然坐在椅子上。

乔清清已经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当看到满目血丝一脸疲倦的父亲时,她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清清。”乔辉成硬挤出了一个笑容,“从今往后,爸爸再不能护你和妈妈周全了......”

听到他这样的话,乔清清只觉心都要碎了。

但是在这样的时刻,她却一点儿忙也帮不上。只恨自己之前为什么不多学习一些关于公司的知识,不然现在也不会如此被动。

“没事的,爸爸,”乔清清轻轻地抱住乔辉成,“只要我们一家人幸福平安,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家人在一起......只怕就连这一点小小的心愿,爸爸都不能满足了。

乔辉成心里面无奈地想着。

他明白,乔建业明摆着是要把自己送进监狱,乔建业那样的性子,只怕乔清清以后的日子也步履维艰。

但乔辉成始终没说什么,好在,他还为她们母女留有最后一条路。

乔辉成在心里做了一个打算,便和乔清清离开会议室。

外面的人已经都散了,只有裴洛轩还在等。

裴洛轩载着父女二人回到乔家,妻子元若岚正在大厅焦急地等着。

屋内的仆人都已遣散,偌大的别墅显得有些空荡,只剩管家和保姆还陪在元若岚的身边。

“辉成,究竟是怎么了?” 妻子元若岚问道。

看着妻子元若岚苍白的脸,乔辉成实在不忍心说出口。

若岚这几年来身子一直很弱,不想再让她担心。

但元若岚太了解乔辉成,看到他犹豫的表情,就知道凶多吉少。

元若岚在保姆的搀扶下坐回沙发:“我就知道,乔建业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乔辉成无话可说,只能暗暗叹气。

多年前,乔辉成、乔建业和元若岚是大学同学,乔建业喜欢上了一个叫林思南的女孩,但林思南却满心都是乔辉成,对乔建业的追求视而不见。

后来,乔辉成和元若岚有情人终成眷属。

林思南却因爱而不得,为情所困,在一个雨夜,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乔建业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并始终觉得,是乔辉成和元若岚对不起林思南。

原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乔建业已经结婚生子,前尘往事都会如过眼云烟散去。

没想到,他却将这个执念一直保留到了现在,甚至还用如此极端的手段,摧毁了乔辉成的一切。

“辉成啊!”元若岚气若游丝地唤着乔辉成的名字,“我累了......”

乔辉成和乔清清赶紧走到元若岚的身边,两人各抓住元若岚的手。

“清清......你今后的日子,要如何走啊......”元若岚怜惜地看着自己还涉世未深的女儿,却不想眼前的画面越来越模糊,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晕了过去。

“若岚!”

“妈妈!”

“夫人!”

但任由他们再怎么呼唤,元若岚都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