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亿万总裁太霸道

第1章 阴谋

发表时间: 2022-11-23 15:46

“你们先下去吧,我带她回房间休息。”

聚会刚刚结束,乔曼文就遣走身后的保镖,自己一个人扶着乔清清走向电梯。

保镖们看着姐妹情深相互搀扶的两人,没有多做考虑便转身离去。

“好妹妹,今夜之后,便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乔曼文看着乔清清沉睡着通红的脸颊,抓着她的手越来越使劲,脸上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

到达顶层,乔曼文心中没有任何犹豫,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绝对不能让这个妹妹咸鱼翻身!

想做俞木的女人?痴心妄想!

她架着昏迷不醒的乔清清在这一层转悠,看见一个半掩着的房门,隐约看到房间内站着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似乎正在打电话,口中还聊着什么“收购”之类的话题。

乔曼文暗笑一声,便宜你了。

只要能把这个妹妹的清白毁掉,别说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就算是一只狗,乔曼文都愿意。

平心而论,乔曼文在瞧不起乔清清,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妹妹姿色数一数二,甚至比她都要漂亮,所以乔曼文不相信哪个男人能够拒绝送上门的乔清清。

“好妹妹,这屋里的男人就是俞木,他已经在等你了,赶紧进去吧。”

将乔清清骗进陌生男人的房间后,乔曼文站在门口长舒了一口气:“哼,想跟我抢男人,明天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乔清清上了野男人的床!”

“唔……”好痛。

乔清清在房间里一个踉跄,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逐渐的,她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一个陌生男人,此刻正阴沉着脸,冷冷地看着她。

“帮...帮帮我。”乔清清试图让这个陌生男人大发慈悲帮助自己。

陆亦衡看清了眼前这个女人的模样。

他本以为这会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庸俗女人,却不想,入眼是一张精巧干净的鹅蛋脸,皮肤白 皙光滑,娇俏的脸颊布满了红晕。

一双杏眼微微噙着泪水,似泣非泣的模样我见犹怜。

“你......”陆亦衡怔怔地看着她,眼前的女人与他记忆中的一个影子悄然重叠。

他感觉自己的心弦被轻轻地撩拨了一下,泛起层层涟漪。

乔清清的手攀上男人的肩膀,他结实的胸膛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

“热……好热。”

晕眩感褪去之后,迎来的却是阵阵难耐的热潮,身体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来爬去,燥热难耐。

乔清清迷茫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只觉得身体深处某个地方,正叫嚣着渴望。

“又玩这种把戏。”陆亦衡冷眼看着面前的女人,毫不留情地抓住她缠在自己肩上的手,想要把她扔出门去,但对方却一点都不配合。

乔清清用一个非常巧妙的手法挣脱了陆亦衡的束缚,还得寸进尺地上前搂住了他的腰。

软香在怀,陆亦衡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但他仍十分决然地推开了乔清清,打算喊酒店经理让人把这女人拖走。

同时,还必须得投诉一下酒店的居住环境,整个酒店顶层他都包了下来,现在居然还有陌生女人闯入他的房间,一点防范措施都没有。

步子还没迈出去,女人就扑了上来。

陆亦衡没有防备,也不曾想这女人竟有如此大的力气,竟被一下子压倒在了床上。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我...现在很难受,你帮帮忙!”

还是不是个男人?他陆亦衡被一个女人扑倒,还真是头一次。

不等陆亦衡反应过来,乔清清突然抱住他的脖子亲了上去。

她的亲吻毫无技巧章法,与其说是索吻,倒更像是沙漠中的人在祈求一丝清泉。

陆亦衡眯着眼睛思索了很久,终究是在这青涩而真诚的亲吻中,渐渐放下了防备,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翻身将她压住……

翌日。

乔清清是在身体的酸痛之中醒来的。

好痛,昨天她去蹦极了吗?

不对,就算是蹦极,也不应该是这个地方痛吧!

乔清清被自己可怕的想法猛然惊醒,眼前的画面却不是自己熟悉的房间,而是……酒店?

她蓦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精心挑选的宴会礼服被扔在地上,好像还被撕坏了。

她一脸懵地看着屋内的“战况”,不敢相信昨夜发生了什么。

昨天是她的订婚典礼,宴会举办地十分隆重,不胜酒力的她在喝了几杯之后就有些犯晕,于是,结束之后她就被表姐乔曼文扶到酒店休息了。

再然后,她的记忆就开始有些混乱了。

似乎她被乔曼文推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

想到这里,身为一个成年女性,乔清清再迟钝,也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乔清清呆呆地坐在床上,掀开被子,上面点点鲜红的颜色刺得她双眼生疼。

走下床来到卫生间,镜子里的她依然清秀好看,但眼里却没了光彩。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身上大大小小浅紫色的痕迹,羞耻至极。

她不敢想,自己就这样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曾经,就算是面对她最喜欢的俞木,她都想等到结婚之后在……

乔清清看着镜子里不争气的自己,气红了双眼。良久,她才走到花洒下,开始认真地清洗身体。

乔清清心乱如麻,无助地任冰灯的水淹没她整个身体,眼泪彻底决堤。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乔曼文要这样害她?

委屈、不甘心,无数的负面情绪就像一只猛兽,将乔清清一口吞噬。

乔清清颓废地从浴室出来,竟发现桌子上放了一个精致的礼盒。

打开,里面是一条粉紫色的亮片短裙,非常漂亮。

乔清清呆呆地拿起这条裙子,突然想到,好像在电视上见到哪位女明星穿过,自己当时还和闺蜜安诗琪说过要买同款。

却不想,是以这样的方式拿到了同款。

这……是他准备的?

不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好不容易收拾好狼狈的自己,乔清清尽量隐藏着溜出了酒店。

没一会,陆亦衡就回来了。

他在偌大的套房中,都没有找到昨晚的小女人。

“文翰,给我查一下昨晚门口的监控。”他冷冷地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