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通向地狱之门

第3章 乌鸦变凤凰

发表时间: 2022-11-23 15:10

“不,我不是杀人凶手,不是我做的!”夏七月拼命解释,却根本没有人听。

她怎样也没想到的是,顾宝儿为了陷害她,竟然连自己都敢杀。

成群的黑衣保镖已经冲上来,不由分说将她抓起来扔进了顾家别墅的地下室。

地下室没有阳光,没有光线,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一道大锁落下,夏七月在里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日夜,地下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光线透过来的一瞬间,趴在冰冷地砖上的夏七月从眼睛缝隙里,看到一身矜贵的男人缓缓走了进来。

是顾休言!

“顾休言,我没有杀人,我不是杀人凶手!”

夏七月原本清亮的声音已经嘶哑了,说话犹如呜咽一般难听。

男人走到近前,她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裤腿,祈求一般。

“顾休言,你相信我,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顾宝儿……”

“管家亲眼所见,你居然还敢狡辩?夏七月,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顾休言冷冷地将她踢到一边。

夏七月无力地趴在冰冷的地砖上。

她知道,现在再说什么顾休言都不会相信,当时她手里握着刀,满手都是血,那把刀上还有她的指纹,她百口莫辩。

“顾休言,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是,能不能请你先去救救芬姨,你给的支票被顾宝儿撕碎了,芬姨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等着钱移植骨髓,你能不能……”

话没说完,顾休言一脚狠狠踹了过来。

“夏七月,到了现在你还想污蔑宝儿,支票是你们争执的时候你自己不小心弄掉的,你竟然还推到她身上。还有你那个养母的命是命,宝儿的命就不是命了吗?竟然下手杀她!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送进监狱,让你……”

后面的话夏七月已经听不见了,她的头撞在墙壁上,一阵生疼,长时间被关押的虚弱身体终于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再醒来时,依然在地下室,却多了长床。

夏七月躺在床上,床边站了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不远处的顾休言神色冷凝成冰。“夏小姐,你怀孕了。”不等夏七月开口,医生说话了。

“怀孕?”

“是的,怀孕三个月左右了。”

“三个月左右……”夏七月讷讷重复,巨大的惊喜充斥了她的心,她满心期许地看向顾休言,“顾休言,我怀孕了,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顾休言面无表情,晦暗眸色里一片深沉,“所以呢?”

“所以……”夏七月咬了咬唇,她现在还是个大四的学生,没想过要这么早怀孕,可这个孩子的到来,或许会成为所有事情的转机。

她犹豫了几秒后还是开口,“所以,你能不能看在孩子的份儿上,去调查一下事情的真相,我没有背叛你,更没有杀人。还有,芬姨等不起了,你能不能先去救救芬姨……”

“够了!”顾休言冷冷何止她,冰冷的眸子里粹了火,“夏七月,你说看在谁的份儿上?看在你肚子里这个野种的份儿上吗?”

夏七月心头一颤,嘶哑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

“顾休言,他不是野种,他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这样说?”

顾休言不紧不慢地抽出根烟,点上,缭绕烟雾后微微眯了眼,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那我就来帮你好好回忆一下,三个月左右,那时候你正和纪南初抱在一起呢吧?或许,还有其他男人?到底是谁的种,你自己也搞不清楚?”

“你……”夏七月心口撕.裂一般地疼,她这辈子除了顾休言没有过第二个男人,先前她甚至已经做好了一辈子只有他一个人的准备。

可是现在,他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从前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仿佛都成了笑话。

如果换做平时受到这般羞辱,她一定头也不回地离开,自己生下孩子独自抚养,可眼下她连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还莫名背负了一个“杀人犯”的罪名。

“顾休言,到底要怎样,你才肯相信我?是不是要我死你才肯相信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夏七月欲哭无泪,这辈子所有的卑微都给了顾休言。

顾休言吸了口烟,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烟头,低头轻慢一笑。

“你要是真想死,我自然也不会拦着。”

夏七月绝望地摇着头,不,她怎么可以死,她还有她的孩子,她还有芬姨还等着她去救,她怎么能死呢?

“顾休言,你要是实在不信,我可以把孩子生下来后跟你做亲子鉴定!”顾休言吸完最后一口烟,摁灭烟头,声音更冷。

“呵,就算是我的,我也不会要,我可不想我的孩子,有个如此狠毒的杀人犯母亲。”

顾休言这句话,像一把刀狠狠割去了夏七月心中的希望,她绝望地瘫倒下去,眼睁睁看着顾休言离开的背影,越来越远,再也没有回头……

地下室又回到了一片死寂,暗无天日,时间在这里仿佛一个永远也流不到尽头的沙漏。

除了多了一张床,与定时送来的三餐。

夏七月只能数着送餐时间来判断过了几天。

第五时,趁着送餐的人进来后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

五天的正常饮食,让她的体力恢复不少。

一路疾跑到了别墅外沿,正好遇到给顾家运送米面蔬果的货车。

趁着工人们忙于搬运货物,夏七月猫着腰绕过视频监控,爬了上去。

很快,车启动了,她一颗心砰砰直跳,一直到车开出了顾家别墅大门很远,才放松下来。

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货车在市区一个集散站停下了。

清醒过来的夏七月连忙偷偷溜下车,快步跑走。

在海城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她想去医院看看纪淑芬,可是她现在去了又有什么用呢?

支票已经没了,她没法支付巨额的医药费,更没法救纪淑芬。

不但如此,她还成了顾休言口中的“杀人犯”,他不信她,不要他们的孩子,甚至说要把她送进监狱。

现在的她自身难保,随时都可能再被顾休言捉回去,还谈什么救人……她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

正当夏七月茫然四顾不知所措时,街角一张残破的小广告映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