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通向地狱之门

第2章 裱子的下场

发表时间: 2022-11-23 15:10

偌大的别墅客厅,装潢华丽得刺目。

夏七月被摔在客厅的地砖上,来不及反应,便被男人从身后禁锢住。

夜晚昏暗的灯光下,顾休言暴戾的影子映在墙上。

雨还在下,狂风拍打着门窗。

顾七月看不到他的神情,却想起他从前的温柔。

“七月,我是不是弄疼你了?”他们第一次时,他捧着她拧起的小脸这样问。

如今,他却只想让她疼,甚至想让她死。

雨终于停了。

夏七月弯腰捡起被撕破的衣物,头上砸下什么东西。

“你要的钱,三年三十万,加上今晚多给你两万。怎样,这些钱买你这种货色,足够了吧?”头顶,男人的话字字诛心。

他把过去的一切,都说成了一场交易。

夏七月没有说话,默默去捡被摔落在地的支票。

有一张落在男人皮鞋底下,她蹲在他脚边,半晌没动。

男人不挪脚,她只好去抽。

“夏七月,这辈子都别让我再见到你!”

*

夏七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捏着那张支票走出顾家的。

她知道,这三十二万,买下的是本该属于她与顾休言的未来。

从今以后,他们桥归桥,路归路,怕是再也不可能了。

曾经那些海誓山盟,那些白头誓约,在方才那一场狂暴中,彻底烟消云散了。

想到这里,在顾休言面前一直忍耐的眼泪落了下来。

但眼下她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纪淑芬还等着她去救命。

擦干泪水,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连夜直接赶去医院。

“夏七月,你给我站住!”一个女人忽然冲出来,蛮横地将她从车里拖了出来。

“顾宝儿,你要做什么?”

顾宝儿是顾家的养女,顾休言的养妹,小时候与夏七月、纪南初同在一个孤儿院里长到五岁。

当年纪淑芬和夏丽蓉结伴去到孤儿院,纪淑芬领养了纪南初,而夏丽蓉则点名要五岁七月出生的小女孩。

最后,夏丽蓉在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夏七月与顾宝儿之间,选择了夏七月。

直到现在,夏七月都记得自己被夏丽蓉带走的时候,顾宝儿眼中那清晰到毫不掩饰的怨恨。

几天之后,顾宝儿却等来了改变自己一生的人——顾氏集团新任的夫人于曼丽,从此乌鸦飞上枝头变凤凰,她从孤儿摇身一变成为了顾氏集团的千金小姐。

此时,眼前的顾宝儿满脸跋扈,扬起下巴,目光瞟向夏七月装着支票的背包。

“做什么?当然是来让你还钱!”

夏七月紧张地护住自己的小包。

“这钱是你哥给我的,你凭什么要我还给你?”

“啧啧,夏七月,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我哥跟你睡一觉你还真收钱,想当裱子当初就别立牌坊啊!”

夏七月瞬间脸色煞白,轻轻咬了唇没有接话。

“你这种贱货哪里值三十几万,快点,把我们顾家的钱还回来!”

夏七月的脸色越发白了几分,“顾宝儿,我劝你说话客气点,还有,这钱是我跟你哥哥借的,我会想办法还给他的?”

“还?你拿什么还?”顾宝儿双手抱臂,嘲弄一笑,“不会又是去卖身吧?”

“跟你没关系。”夏七月也没了耐心,“这是我跟你哥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一句话彻底戳到顾宝儿的痛点,她恨夏七月,更恨这些年顾休言将对她的宠爱转移到夏七月身上。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顾宝儿直接冲上来,狠狠甩了夏七月一个耳光。

刚才她就想这么做了,她站在别墅二楼的角落里,亲眼看着顾休言与夏七月缠綿在一起的身影,心中的妒火让她恨不得当时就直接上去撕烂夏七月这张狐媚子脸。

顾休言可是顾氏集团的太子爷,是她哥哥,凭什么夏七月一个臭水沟里长大的脏丫头可以得到他,分走原本应该属于她的爱?就她这种货色也配和她争?

但她忍住了,却没想到完事儿后夏七月这个贱人居然还收了她哥哥的钱。

她一路追出来,就是不能让她如愿。

夏七月猝不及防被这一巴掌打得头晕眼花,还没回过神来,顾宝儿已经一把拽住了她的背包,手伸了进去……

“不要!”

就这样,夏七月眼睁睁看着那张支票在眼前被撕了个粉碎。

“夏七月,这钱本来就不是你的,三十二万嘛,也不多,给叫花子给ji女我们顾家也不心疼,但是给你,我还不如拿去喂狗呢!哈哈……”

“啪”地一声脆响,夏宝儿得意的大笑戛然而止。

原来是夏七月起身狠狠还给了她一巴掌。

顾宝儿愣了愣,好半晌才捂住了自己疼得火辣辣的半张脸。

“夏七月,你敢打我……”

“打你又怎样?打你还轻的!你知不知道那钱是救命用的,你竟然……”

“关我屁事啊,救的是你的养母,又不是我的谁,你那个养母敢收养你这个扫把星,活该她倒霉,死了也是活该!”

“啪!”夏七月对着顾宝儿的右脸又是一耳光,“顾宝儿,你会遭报应的,你这种人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绝望,更不懂得什么是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

顾宝儿被打懵了,五岁开始她就是顾家人人宠爱的千金大小姐了,何曾被人这样对待过。

“夏七月,你这个贱人!你敢这么对我,我叫你生不如死,永世翻不了身!”

夏七月一惊,来不及反应,就见顾宝儿掏出了什么东西,直接往她手里一塞。

一道寒光在暗夜里一闪,顾宝儿就冲了过来,那寒光就顺着淹没进入了她的身体里。

“啊!……”顾宝儿痛苦地惊叫。

夏七月手上濡.湿一片,低头一看,满手的血。

“顾宝儿,你疯了!”她吓得连连往后退,急于想要松开握着刀柄的手。

顾宝儿却死死拽住她不放,嘴角浮现出一丝痛苦诡异的笑。

“来人啊,杀人了,救命啊……”

“小姐!”管家举着手电筒,带着一群保镖冲了过来,“杀人了!快,快叫救护车!这个女人是杀人凶手,快把她给我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