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再也不见不念

二、这文也是为你而写

发表时间: 2022-11-23 14:28

谨以此文纪念我不敢说出口的爱。

苏立宣在world文档中输入后记的最后一句话,点完保存后合上了电脑。

这是苏立宣的第三部小说,也是他成为职业小说家的第三年。在前两部小说销量大热的情况下,苏立宣终于动笔写这部有着特殊意义的小说,在最特殊的时间,也就是今年,他和钟濡沫高中毕业后的第十年。步入而立之年,苏立宣决心想以他和钟濡沫之间那未曾结果的爱情为模板来完成一部小说,而这,也是钟濡沫的梦想。

高二那年,闵思远对苏立宣说:“立宣,我可能永远也追不到钟濡沫了。”

“因为我吗?你放心,我不喜欢她,也不会答应她。”

“不是因为你,而是我发现我和她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爱好,我感觉我和她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怎么了?”

“她朋友说她的梦想是把自己的故事写成小说,你看她就连梦想都和其他女生不一样,难怪我会这么喜欢她。在校刊上发表那些文章也是文笔超好,,可是我呢?除了会打球,就一无是处,更别提写文章了……”

“你还会耍帅,别说你一无是处,耍帅也是一大优点。”

“我正难过呢,别瞎开玩笑!”

“你坚持,她会感受到你是真正喜欢她的。”

“可是我已经高三了,马上就要毕业了,要是我像你一样就好了。”

……

……

苏立宣不喜欢钟濡沫?哪里会不喜欢?那当说到钟濡沫的梦想是把自己的故事写成小说时,他又怎会心头一震?

“原来你想把自己的故事写成小说。”闵思远走后,苏立宣小声说道。

苏立宣回过神来,想着电脑里已完成的小说。

“你说你想把自己的故事写成小说,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写。应该是没有写吧,不然我怎么会没看到,你那么厉害,如果写了肯定会畅销。你不写也好,这样的话我写出来就没人和我抢销量了,如果你也写了,说不定我还会被冠上抄袭的罪名。大家肯定不会说是你抄袭我的,我写的没有你好……”专职写小说后,苏立宣就患上了一种叫作“自言自语”的病,自说自话,假装钟濡沫还在他身后。苏立宣也常常想是不是每个写小说的人都有这样的通病,还是只有他自己一人是这样的。如果大家都有这样的病,那钟濡沫是不是也会在没人的时候自言自语?还是读高中的时候就常常在自言自语?倾诉他对她的伤害,抱怨她的不满。

苏立宣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日记本,翻开最新的一页,用铅笔写下——

今天完成了以钟濡沫和我为原型的小说,其实我爱过,现在也还爱着。

受钟濡沫的影响,苏立宣也有了写日记的习惯。这个习惯一不小心就保持了十多年,十多年的日记里,钟濡沫的名字出现了很多次,每次出现都是“钟濡沫”三个字,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不一样的称呼。可能因为苏立宣从来没有认真叫过钟濡沫的名字,所以导致这么长时间以来想起她时也只会说“钟濡沫”三个字,其他任何略显亲昵的称呼也说不出口。这有多可笑?明明很爱,却连名字叫着都陌生。其实苏立宣很多次也在没人的时候,试着想把钟濡沫的名字说得亲昵一点儿,可是怎样称呼都觉得别扭。他们之间始终是交流太少了,她对他说过那么多,可他没有好好回答过,这样哪来什么交流啊?只不过是钟濡沫一个人的独角戏,一个人的自我演出,苏立宣只不过是个客串。苏立宣也不知道以前钟濡沫的朋友是怎么叫她的名字的,反正应该不是像他叫的这样吧。

手机铃声响起,苏立宣的经纪人小刘打来电话。

苏立宣才接电话,小刘就迫不及待地说:“哎呦,我的苏大作家,终于接电话了!”

“你有打过我电话很多次吗?”苏立宣不紧不慢地答道。

“真是一句话都不饶人!好啦!找你是有大喜事儿,知不知道啊,江林文艺出版社给出市场价两倍的价格要出版你的新书!我已经答应下来啦,我是不是很明智?有没有被我的聪明才智给吓到?现在就等大作家您点头同意了,只要你点头,我立马就签合同!所以我的大作家,现在快出来见我吧,商量签合同的事儿,快别憋在家里了!这次可是要赚大发啦!”

“江林出版社?市场价的两倍?我懒得出来,你来我家吧!”

“大作家,像你这么懒可不好哦!算了,不说你了,会写文就行。我马上过来,等我哦!”

江林文艺出版社怎么会想要出版我的书?还以市场价的两倍,我的作品风格和他们出版社不符啊。对于小刘说的这个消息,苏立宣还是很怀疑,或者说是半信半疑。小刘说的话,也不完全可信,虽然这几年他在工作上没出过什么错,可是这个消息也太不靠谱。苏立宣的这个出版经纪人,第一次见面时苏立宣甚至以为全世界的经纪人都是小刘这个款式,后来才知道像小刘这样的只是少数,大多数的经纪人还是比较正常的。至少说话时语气正常,至少给人感觉不像是个娘炮。后来在一起工作时间长了,才知道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两人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现在都是以朋友相称。

“叮——咚——叮——咚”

苏立宣一打开门,小刘就猝不及防地给了苏立宣一个熊抱。用“熊抱”这个专属于男女朋友之间的词一点也不为过,虽然他们两个只是简单的朋友关系。

苏立宣一脸轻视地看着整个头埋在他怀里的小刘:“我数到三,你要不要现在就选择放手?”

“好!大作家!我错了!”小刘像是受到了恐吓,眼神里全是乞求,立马就放开了环住苏立宣双肩的手。

“说正事儿!”

说着小刘就和苏立宣一起进了书房。

“江林文艺出版社怎么会想要出版我的书?他们不是以文学名著见长的吗?什么时候也对青春文学感兴趣了?这可不是他们的风格。”

“哟!大作家,对江林文艺出版社了解的透彻的嘛,连他们是什么风格也清楚,看来你也不是‘一心只知道写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嘛。不过要论对出版社方面的了解程度,你和我相比那差的可不仅仅只是一条街!我的消息啊,比你灵通!这就是所谓的‘术业有专攻’嘛。”

“行啦,说正事儿,别卖关子。”

“江林文艺出版社在来年准备新推出一个‘青春风暴’的项目,进军青春文学市场,毕竟青春文学是一块很有前景的市场,哪个出版社愿意放过这个香饽饽?江林文艺出版社也不可能一直坚守传统文学的市场,现在竞争激烈,再不拓宽市场,那江林文艺出版社这个老牌出版社在不久的将来被市场淘汰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小刘顿了顿,看了一眼苏立宣,接着说道,“你的前两部作品市场上反响很好,均是上市两个月不到就再版两次,读者基础庞大,你的新书出版在即,江林文艺出版社以市场价的两倍拿下新书版权,无疑是想为新项目‘青春风暴’开一个好头!”说完,小刘像是完成了一件精心雕刻的作品似的。

“第一次将新书授权给江林文艺出版社,江林文艺出版社也是第一次出版青春文学作品,这两个第一次本身就极具话题性,难怪江林文艺出版社愿意以两倍的市场价争取版权,于两者都是百益而无一害。”苏立宣倒表现得平静。

“对!没错!那合同的事儿就定下来了?”小刘问道。

“嗯。”苏立宣依然平静,甚至连头都没抬起来看小刘一眼。

“好,那我就回复江林文艺出版社那边,一切就绪啦!”

“嗯,接下来的事儿你做就好了,我不想插手。”

“永远是这样,那这次签合同是我去还是你亲自去?”

“你去吧,我不太喜欢去签合同这种事儿。”

“毕竟是第一次和江林文艺出版社合作,真不要亲自去签合同以示诚意?”

“不必了,新书和他们合作已经是最大的诚意了。”

“好好好,大作家就是任性!那就等我好消息!话说也是我明智,第一本书出版时,青春坊想和你签下五年的版权约,青春坊那个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你的潜力,想用一纸合约拴住你。还好被我给拒绝了,不然这次就没法儿和江林文艺出版社合作,拿下这么高的稿费。更何况,要说出版社的影响力,青春坊也是万万比不上江林文艺出版社的,这也是提升你名气的一大捷径!”

“这倒是,写书的人本来就不应该和哪个出版社签下几年的出版约,这样只会限制了思路。”

“对对对,大作家说什么都对,我先走了,签合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做你的经纪人也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