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 >> 

星炎焚天

第一章:潇潇肃杀

发表时间: 2022-11-21 12:29

 星海大陆广阔无垠,很是繁华,但有一处地方同于地狱,战火纷飞,处于大地的三分之一疆土,被邪魔一族占领,称为奴隶地。

山崖晚霞红艳,却抵不过阴沉的天际,悲怆的奴隶地时而有惨叫声发出,是那么的痛苦,晚风冰冷,阴森刺骨。

英俊坚毅、脸庞清秀带有灰尘的李轩煜坐在荒凉山崖,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奴隶地。

他叹息一声,下山到了破旧的村子,有几个长着两个黑角,面容带着邪恶的邪魔正在虐打一个老人,邪笑道:“老东西,让你慢,让你懒,我抽死你!”

“咳咳……爷,老头子再也不敢了”老人跪在他的脚底下匍匐磕头,其余人在害怕的冷漠旁观

无情的现象他长大到十八岁已经见过无数次,这一次也许是内心的挣扎,是反抗,火热的心居然要驱动身躯出手,李轩煜压在老人身下,鞭子狠狠的抽打在他的身上:“呦,小子,你这是要出头,那我就成全你”

鞭子抽打更加猛烈,他此时已经皮开肉绽,鲜血流出依旧死死地压着老人,手抓在地面,泥土嵌入了指甲,脸上布满凶光和挣扎。

汗水滴落,一位健壮憨厚的青年跑了过去,脸色慌张,一把跪在他们的脚下求饶:“爷……爷,你手下留情啊,求你了”

此人是李轩煜的干哥哥,他忍着痛苦看向大牛,居然是那么的怯懦,邪魔看着李轩煜要吃人的眼神,一脚就踹开了他,打得他吐血:“让你再盯……盯!”

李轩煜被打得奄奄一息,脸色不改,依旧偏头盯他,邪魔笑了笑,抽着鞭子打下,老人撕心裂肺声音发出,鲜血滴落,痛苦声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死了,被无情的折磨而死,李轩煜愤恨咆哮的爬起,大牛立马抱住力气太大,他无法挣脱。

邪魔想要继续虐待李轩煜,这时前方一个邪魔说道:“别玩了,公子找我们”

他脸上笑嘻嘻的,一脸晦气的注视李轩煜。

冷漠的人群散去,李轩煜泪水落下,抓住大牛的衣服怒喝:“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为什么!”

他瞪大眼睛,仿佛有一团灼灼火焰在爆发,大牛微怒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你以为你的一时之勇有用吗?别做无畏的反抗,无情的活着吧”

李轩煜自嘲失魂的回到大牛哥家里,里面还有一个怀孕四个月的美丽女子,这是大牛的爱妻小玉。

她看着李轩煜伤痕累累,走过去,疼惜得问:“弟……弟,你这是怎……怎么了?”

“姐,不用你管,我没事”李轩煜眼泪落下,转身大力把门给关了

他是一个孤儿,四岁的时候父母死去,他一个人无助的在雨夜里哭泣,路过行人全都无情的走开,是心肠好的小玉把他带回了家里抚养,日子再艰难也没有将李轩煜抛弃,待他就像是对待亲弟弟,可以说小玉是他的再生父母,没有她的体贴关心的照顾,李轩煜早就死了。

小玉知道了事情,心里忧心忡忡,打开他的房门,把难以吃到的番薯给了他:“姐,你走吧,不用担心,番薯你自己吃,别把孩子饿坏了”

小玉手有些颤抖,她明白李轩煜的性格,把番薯放下:“弟弟,好好修炼,姐姐相信你会把我们救出去的”

番薯被他放在胸口,心里确是酸溜溜的,泪水在眼眶打转。

说起修炼,星海大陆中修炼是意念沟通天地,以人体包罗万象,在人体独特的星门中,构造与银河一般星系。

他戏谑的笑了笑,脸色是那么的自欺欺人,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灵气都被邪魔一族之人纳取了,他如何能修炼。

即便是如此,李轩煜在一次无极限的沟通中,让他的星门造就了一颗闪亮的星,这可是奴隶地史无前例的事情。

他打坐在床,意识潜入星门,他的意境中黑暗无比,只有天际中的一颗耀眼辰星在闪耀,点点的星光落下,虽然星力非常少,但对于他来说十分宝贵……

清晨,他都去凿山,背沉重巨石,邪魔用开山的方式惩罚奴隶。

他还算好,但前方那些已经半步入土的老人和五六岁的孩童就惨了,被几个邪魔在戏弄,手上的鞭子狠狠地抽打他们:“快点给我干活,快点啊!”

“哇哇……”孩童大声哭喊

啪的几声,邪力缭绕,它们重心不稳倒地,巨石压下,鲜艳的血织就了红色海棠。

他眼里挣扎,忍住心里的悸动,怒火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干完活后已经是徬晚了,此时人已经几乎都回去了。

三个邪魔废物刽子手在悠哉悠哉的走路。

看到他后说:“垃圾废物,过来给爷捶背洗脚”

“好嘞!”李轩煜眼里带着笑意,心里阴沉,来到他们面前,邪魔哈哈大笑,羞辱奴隶就是他们的乐子

“来,给几位爷爷舔tian脚,快点”

李轩煜脸带微笑,笑得摄人,笑意收敛,转为冰冷,眉宇间有凶气升腾,他对面的邪魔心里有些害怕,突然眼睛瞪大,冰冷的刀子已插入了他的心脏,邪魔从来不敢相信,奴隶敢来杀他。

其余两人见不对劲,靠近李轩煜的那一刻,他一脚踹开邪魔,两人呆愕,李轩煜怒吼一声使出全身的蛮力,瞬间把他们的脖子硬生生的扭断,任凭蓝色血液喷发:“呵呵……哈哈,死了,都死了!”

三个废物死去,他很是舒坦,心里前所未有的快乐,眼里寒光仿佛是云雾中劈出的雷电,火焰已经再焚烧无法停止,他丢下刀子离开,往山下走去。

猛然听到了救命的声音:“滚蛋,给我滚开,滚开……救命啊!”

李轩煜快速跑了上去,远远的就看到小玉被一个妖异男子压在身上,正在粗鲁、急不可耐的扒开衣服,小玉一直在反抗,潸然泪下。

此人是邪魔统领废物儿子,天生绝脉,无法修炼,整天就只会强b良家妇女找乐子。

李轩煜火冒三丈,心里的杀意无法在忍受。

悄悄的,他来到魔捷的身后,在他要扒衣服的时候出现,一脚就把他踹开。

魔捷惊愕,被阴寒的李轩煜压在身下,脖子被死死地掐着:“废……物,你要是敢……杀我,我父亲定要诛你……九族,践踏你全家,哈哈……”

李轩煜的手松了,魔捷邪笑:“怎么,你怕了啊,来杀我啊!来啊!你要是敢动我,我一定要让这个贱人死无葬身之地”

“贱人也是你能骂的,还是去死吧!地狱更加适合你”李轩煜在他的耳朵低声,站起身抓起巨石猛然砸在他的头颅上,一遍又一遍的,直到把他的尸体给分了

血液贱在他的脸上,李轩煜没有一点点的害怕,眼里反而兴奋和反抗起来,让人看了恐惧。

他脑子中都是那些被压迫,被剥削之人的画面,对的,他要把全部的怒火都撒在这个废物身上。

魔捷被他用石头砸的稀巴烂,小玉身子哆嗦,站起来拉着李轩煜回家,并且把事情告诉了大牛,他听到这个事情,整个人如遭雷劈,软做在地,李轩煜说道:“哥,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会连累你们的”

“不连累,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会害死你姐姐?”

大牛失婚摇头,李轩煜身子颤抖要离开,大牛拉住,把胸口的黑石给李轩煜带上,并且划破他的手,把血液滴落黑石。

“这个石头是我家祖传的,有神奇功效,传说可以开辟星河,我现在对他传达了保你平安的意念,现在,你离开这里,不要在回来”

他还没有踏出一步,天空黑云滚滚,洁白的月亮被血色给侵染,大地震动,苍穹中红色雷电霹雳,如同血色的蛇在游动,仿佛是世界末日。

忽然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从苍穹传来:“是谁杀了我的儿子,快快给我滚出来”

大牛吓得哆嗦见事情来不及了,就把李轩煜敲晕藏在床底下,一个凶神恶煞,身体魁梧,霸气滚滚,脸色狰狞的男子带领一群邪魔之人出现在这里。

魔烈神魂覆盖整个奴隶地,杀气冲天,这里的人一下子就被无形的力量给碾压、五马分尸而死。

房间之内,魔烈的邪笑声音发出,气场震死大牛,把小玉绑了起来,撕开她的衣服,无暇的身躯显露出来,并且抽打她:“说,那个小子呢?你们把他藏在哪里了!”

小玉眼睛怒火焚烧,脸庞扭曲,眼泪落下,痛苦喊叫,大牛就死在她的面前:“你休想!我死了不会告诉你”

“很好,我会让你知道不说的后果的”

魔烈压在她的身上,粗鲁的在她的身上游走,小玉挣扎反抗都是徒劳,整个床都在摇曳,痛苦声音夹杂了呻吟声,魔烈邪恶掐着小玉的脖子动摇,她的反抗弱了下去,血泪流落,魔烈一步步的把小玉给玩死了。

时间陷入了安静,李轩煜的身子可以动弹,爬出床底,首先见到的就是大牛的分尸,地面血泊交织,接着是小玉的luo尸,床上映红一片,未成型的孩子丢在了地面。

李轩煜晴天霹雳的跌倒,眼泪在打转,番薯从他的胸口跌落,他抓起一口口的伴着泪水吃下去,像是一个饿死鬼。

时光回首,夜雨潇潇:“小孩,跟姐姐回家吧,给你好吃的哦”

“弟弟,你不要调皮,在这里说话做事得小心”

“姐姐我饿了!”

“给你番薯……呵呵,放心吧,姐已经吃过了”

“小子,下次不要那么鲁莽了,会没命的”

“啊!”他的手握的咔咔作响,眼睛布满了血丝,血色的泪滴落下,眼看向外面,横尸遍野,空气中有一种血腥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