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 >> 

千日情人

第3章被堵了

发表时间: 2022-11-20 18:32

兰陵集团顶层,兰若琛的手指规律的敲打着桌面,脸色冰冷如铁。

“查到了吗?”兰若琛问。

“是的,总裁。”杨特助把文件恭敬的放到他面前。

纸业翻动,清楚记录着苏诺诺的所有信息。大到什么时候被薛皓天收养,小到有几次感冒住院,都一一记录在案。

“薛家养女?”兰若琛自言自语。

“有意思!”

杨特助低着头,继续充当着背景。

老爷子,您再也不用担心兰家绝子绝孙了,总裁总算对女人感兴趣了。可他怎么有点同情哪位被总裁盯住苏小姐呢?

“老爷子那里,你知道该怎么说了?”兰若琛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威胁的味道。

杨特助立即低着头,保证道:“属下一概不知。”

他这个特助混的也挺不容易的,既要替老爷子关注总裁日常生活,尤其是女人方面的。按照老爷子的话来说,这是要避免他们兰家,到总裁这一代断子绝孙喽!

又要受制于总裁,在必要的时候帮总裁哄骗老爷子。

虽然,杨特助有种墙头草的感觉,但又不得不为之。谁让他们一个是顶头上司,一个是上司的亲爷爷,他都得罪不起。

杨特助默默的为自己落了一把心酸泪。

“很好。”兰若琛很满意杨特助的识时务。

“苏诺诺!”兰若琛随意摆弄着手里,有些变形的一元钱,眼中闪现着冷光。

我的小逃奴,你准备好迎接我了吗?

阿嚏!阿嚏!

洗完澡的诺诺,连连打了两个喷嚏。

是谁在念叨她?苏诺诺揉了揉鼻子,脑海中浮现出一张近乎完美的脸。隔着时空,她都感觉到男人身上的寒气了。苏诺诺顿时打了个冷禅。

“幻觉!肯定是幻觉!我怎么会认识这么一大帅哥,而且还是冷的冻死人的那种。”苏诺诺拼命的忽略心中那抹异样。

铃铃铃…铃铃铃…

一个陌生的来电,打断了她的自圆其说。

“喂,那位?”苏诺诺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用毛巾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

“兰若琛!”电话里传来一道冰冷至极的声音。

兰、兰若琛?苏诺诺脑海里闪过朦胧的片段,手里的毛巾掉了都没察觉到。

“我…”苏诺诺刚想说‘我不认识你’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男人毫无起伏的声音。

“明天上午九点,帝豪花园!”男人阴沉的声音,冷到苏诺诺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嘟嘟嘟…

苏诺诺单手拿着手机,整个人都处于呆滞的状态,耳边还萦绕着兰若琛的警告:“迟到的代价,你付不起!”

忐忑了一整晚的苏诺诺,伪装后悄悄的来到了药店,买了一盒事后避孕药。刚踏出药店的门口,苏诺诺就被接下来的阵仗吓到了。

四辆黑色宾利,同一时间停在距离她两米的位置。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西装笔挺的走到她面前。微笑着向她弯了弯腰说道:“苏小姐,您迟到了。”

苏诺诺顿时觉得脊背发凉,耳边萦绕的是那句冰冷刺骨的话:‘迟到的代价,你付不起!’

苏诺诺吓得连连后退,声音颤抖的说道:“你、你们认错人了…我不姓苏…”

爸,我对不起你,可为了你闺女的小命着想,请允许我先抛弃一下祖宗吧!完事了,我会多给您和苏家的列祖列宗,烧几柱香。

金丝眼镜男也不生气,优雅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目光如距的凝视着她,缓缓的说道:“苏诺诺,18,父:苏青,母:柳眉。十二年前,父母车祸双双身亡,后被薛皓天收养…”

“停!”苏诺诺很生气。

“你到底想怎么样?”冷声质问。

她包裹的这么严实,都被认出来了,还是这种不允许她拒绝的方式。这让苏诺诺想起一个人,一个让她颤抖的男人!

“主子要见你。”金丝眼镜男微笑着说道。

顺着他的目光,苏诺诺看到不远处,停放着一辆看似低调的车子。车窗缓缓的下降,一张她刻意遗忘的脸,满是寒气的印在她的眼帘:兰若琛!

苏诺诺想跑,可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移动不了半分。

“苏小姐,请吧!”金丝眼镜男—甲刃,带着戏虐的眼神,做了个请的手势。

他可是废了好大的劲,才抢了这份差事。不过,能第一个见见这位让主子破处的女人,也是不错。

他们哥几个,终于不用担心那天要献出小菊了。甲刃的表情有些猥琐。

苏诺诺是一点也不想过去,她可没忘记那晚,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偏体鳞伤的事。光是回忆一下,她都能感觉到下面的刺痛感了,更别说靠近那个男人了。

“过来!”兰若琛轻启薄唇,冰冷的眼眸中,满是不耐。

苏诺诺吞了吞口水,转身就要跑:过去,那就是傻子了!

金丝眼镜男差异的同时,立即命人团团围住了要逃跑的苏诺诺。

“我、我不认识你们!给我让开!”苏诺诺焦急的说道。

保镖纹丝不动,却又小心的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兰若琛眼中寒光肆意。很显然对苏诺诺的不识趣,感到懊恼。

车门缓缓打开,兰若琛步履稳健的走向她。

苏诺诺绷紧了身上的皮,恐惧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男人。

“流星!”苏诺诺大叫一声,推开挡着面前的保镖转身就跑。

被撞击的保镖,一副死了亲爹的模样,看着甲刃。

惨了,他碰了主子的女人!主子会不会把他油炸之后,再剥皮拆骨?

保镖脑海里,飘过了十几种惨烈的死法。

兰若琛快速闪身,没人看清他的动作,苏诺诺便已经落到了他的怀里。

“还跑吗?”兰若琛阴森森的语气,眼神跟冰刀子似的,直插苏诺诺的心脏。

“跑、跑、跑…”苏诺诺结结巴巴的,差点没把嘴巴给咬了。

兰若琛挑起苏诺诺的下巴,深邃的双眼,凝聚着暴风雨。

“真是不乖!”

“疼。”下巴上的手指,就跟两个钢筋似的,紧紧的镶嵌着。疼的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的小奴隶,迟到的代价,你准备好了吗?”兰若琛的声音,冷到骇人心肺。

“我、我不认识你,你这个混蛋!”苏诺诺的小宇宙爆发了。

能在薛氏母女的蹉跎下,自由自在的活了这么久,苏诺诺的承受能力,远比想象中的多。在薛菲菲一次次陷害中,她学会了隐藏,但是这一刻,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兰若琛皱眉,似乎对‘混蛋’这个词,很是陌生。

“很好!希望等一会,你仍然有这份活力!”兰若琛抓着苏诺诺的手腕,向他的座驾走去。

保镖们自动让路。

接受到兰若琛冷眼的保镖,小心肝都凉了。

主子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把他千刀万剐了吗?

保镖把眼神移向甲刃,心惊胆战的问了一句:“甲哥?”

甲刃嘴角抽搐的推了推眼眶,没好气的说道:“短时间内,别出现在主子面前。”

苏小姐现在可是打了标签的,敢碰的,都是不想要小命的。

“属下这就消失!”保镖屁颠屁颠跑了。

“兰若琛,你这是绑架!是犯法的!”苏诺诺挣扎着,可还是被他毫不客气的扔到了车子里。

真皮沙发的座椅,宽敞又大气,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那种。可在兰若琛坐上车的哪一刻,苏诺诺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车子缓缓启动,苏诺诺瞬间从小野豹,变成了家养的猫咪。

不是她贪生怕死,而是她怕死不了,也活不好。

“你怕我?”兰若琛肯定的说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苏诺诺的心肝颤抖。

“呵呵。”苏诺诺干笑了两声。

心想:她到底该说怕,还是不怕呢?貌似这两个选项都不是很好。

“你要带我去哪?”苏诺诺小声问。

“我只请了两个小时的假。”

言外之意是,两个小时后她还要去上课。作为一名大学一新生,她可是全校公认的乖乖女。虽然有些名不符实。

“主子。”甲刃把捡到的东西,递到了兰若琛的面前。

“那是我的!”苏诺诺说着就要去抢。

兰若琛一个冷眼扫了过去,苏诺诺顿时老实了。

“就知道瞪我,炫耀你眼珠子大是不是?”诺诺小声嘀咕。

看到‘毓婷’两个字,兰若琛的脸,黑了下来。

他给不给是一回事,这个女人要不要又是另外一回事!

“苏小姐,学校的假已经帮你请好的。”甲刃说道。

苏诺诺的眼神,直接瞪了过去,恨恨的说道:“要你多管闲事!”

她现在要用什么借口,逃离恶魔的掌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