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总裁娇妻A爆了

第一章 情妇

发表时间: 2023-02-01 09:25

“不是我,我没有,不是我推下去的!”

“还狡辩!这里除了你和妍妍,就没有别的人!苏忆,如果妍妍肚子里的孩子有半点闪失,我跟你没完。”

苏忆被南穆林揪着脖子拎起,可她什么也不知道,她只是听见动静刚从屋子里出来。

“不是我,我是瞎子,怎么可能推她”

最狠的刀莫过于自己亲手扎在自己身上,可是就算这样,也没人信她。

“你眼瞎心可不盲,你的心就这么歹毒,非要害死妍妍不可吗。”

南穆林狠狠盯着她,眼神似乎要将她碎尸万段,仍旧不吝啬继续插刀,“你就是这样爱我的吗,你以为这样你就可以顶替妍妍的位置了吗,我告诉你,做梦。”

砰地一声,苏忆被他狠狠丢在地上。

苏忆是个瞎子,车祸导致视觉神经压迫,世界对她来说从始至终都是漆黑的,她以为南穆林是她的光亮,没想到是来自地狱的光。

第一次见到南穆林时,她才大二,刚下晚课就接到父亲的电话,来到夜总会。父亲豪赌败光了家产,对方不愿延期,父亲就把她叫来当做赌债。

“我把我女儿压给你们,再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这是从亲生父亲口中说出的话,苏忆一下子脑子都炸开了,她想跑,可是立马被几个无比高大的男人拽了回去,结实地按在地上。

抬头,便是南穆林,他朝她伸出手,“做过情妇吗?我一点一点教你好不好?”

语气真的像老师一样,仿佛在说什么最平常不过的话。那时他真的有种魔力,让人不自觉陷了进去。

那晚他也没有动她,只是把她带到这座房子里,真的在教她怎么做情妇,她了解了他所有喜好,答应他随叫随到,偶尔还会陪他回家,情妇也可以见家长吗?她甚至开始妄想不可能的事,陷入了幻想的爱里。

直到半年后苏妍的出现,地狱开始露出幽光。

第一次见到苏妍,是在苏忆学校的校董会上,她看见苏妍亲密地挽着南穆林出场,看着南穆林从来没有向自己偏过半分目光,才恍然回过神,情妇到底是见不得光的。

那时苏忆落荒而逃却差点摔在苏妍身上,是南穆林抬手挡住了她,才没伤到苏妍,而她也因此重重摔在地上。

她听见他冰冷的语气说,“妍妍有孕在身,你不要伤到她。”

最后还是苏妍扶起她,温柔又娇昵道,“哎呀你不要这么凶,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怎么会没事。怪不得从来不碰她,原来这并不是属于她的光,她不过是蹭了点余晖,就沾沾自喜得不得了了。

苏妍在苏忆的大学当起了班导,和苏忆的班导在一间办公室,苏忆是班长,也就不免多了很多来往。

苏妍说,“你也姓苏呀,真有缘分。”南穆林说,“有也是孽缘,快点下班吧。”

苏妍说,“这么重的活你还是找男孩子帮你吧。”南穆林说,“事事都依靠别人事事都干不成,你是孕妇就不要操心这些了。”

自从苏忆认识了苏妍,南穆林对她的态度就急转直下,私底下更是如此,他会警告她不准靠近苏妍,会在各种场合对她冷眼旁观,会在他父母面前羞辱她。

苏忆不懂,更不愿天天有把悬着的刀扎在心上,便留下一封信离开了。可第三天,她的手机就收到一条视频,是她父亲被关在黑屋里,身上已经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她在赶去的路上出了车祸,双目失明,或许也因此,南穆林并没有和她算逃跑的账。娇养久了,她竟然忘了自己只不过是场未还完的赌债。

死寂一样的别墅,隐隐约约还有鲜血的味道。

苏忆在恐慌中呆坐了整整一天,凌晨之际,门被打开,浓重酒气和高大的人影逼向她。

“孩子没了。”南穆林说,他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提起来,“你把我的孩子害死了,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不是我我打电话问了物业,他们那有监控,是有个男人闯进来了,我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钥匙,是他推得苏妍。”

苏忆的手机是盲人系统,她语音打开视频,递给南穆林,视频里确实有个身穿休闲服戴帽子的男人走向这栋别墅的方向。

南穆林只看了一眼,便甩开了她的手机,“连替罪羊都找好了?苏忆,我真是低估你了。是谁帮你安排的这一切?你爸?还是我妈?”

尽管苏忆看不见,但她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南穆林浑身的气场变了,掐住她脖子的力气没有丝毫松懈的意思,他想让她死。

“你以为这样就能取代妍妍了吗?我和妍妍青梅竹马二十多年,我和你才认识几天?你觉得我会爱你?就算妍妍没有怀孕,我也不可能爱你这种歹毒的人。”

可她从来没想过他会爱她啊。她怎么敢奢望。

苏忆摇头,却没剩多少力气了。

“你是还赌债才在这的,我死去的孩子你要怎么赔我,你欠我太多了,苏忆,我不可能放过你。”

下一瞬,苏忆就被拎着甩在了床上,衣服被撕成碎片。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苏忆疯狂挣扎起来,但南穆林没有给她任何脱逃的机会。

她被死死按在床上,身体被重重贯穿的那一刻,灵魂仿佛也出窍了,悬空看着这一切,她感受到他滚烫的身体,和急切的呼吸,还有他燥热不安的颤抖。

原来他被人下了药,她的第一次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四周一片漆黑,苏忆感觉自己的五感也渐渐消失,剧烈的疼痛让她意识模糊,不知不觉晕了过去。

恍惚中还能听见南穆林频频说的那句,“苏忆,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完。”

再醒来时,床边已经没了人,只有手机里的一条消息,陌生号码发来的地址。

咖啡馆里,苏忆没想到来人竟然是见过几次面的夫人,南穆林的妈妈。

向来亲切的南夫人,坐下的第一句话却是,“昨晚你和穆林发生关系了吧。”

紧接着又说,“请你和他保持这个关系,直到怀孕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