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 >> 

豪门总裁深夜来

第2章 亿万分之一的概率

发表时间: 2023-01-30 11:22

桑若一下子被惯性压到座位上,敞篷不避风,强劲的夜风吹疼了她的脸,灌进她的口鼻。

沿路每隔一段都会放置一盏投光灯,而叶慕的车速快得看那些灯都连成一线,桑若绷着身体抓紧安全带,双眼紧闭,心底对高速的恐惧油然而生。

叶慕的状态极佳,在急转弯处接连超过前面的几辆跑车,车轮和路面的刺耳摩擦让他觉得痛快极了。

在弯道超越是他的强项,上次赛车只是因为车子没保养好,才会在转弯的时候出了点小差错,法拉利和女伴的脸都报废了。事情是继母万淑凝出面摆平的,反正不管他捅出什么篓子,都有万淑凝给他收拾。那个女人为了讨好父亲,也真是用心良苦了。

叶慕的保时捷最先绕完后山公路回到起点,负责评判主持的女郎再次打响了发令枪。

随之而至的陆放不得不佩服叶慕的车技,他开着高配版法拉利都追不上叶慕,下车走过来,在叶慕身上擂了一拳:“我艹,叶慕你是打了鸡血吗?清水煮白菜吃多憋出病了?”

叶慕哈哈大笑:“呸,这才是小爷的真实水平,上回纯属失误。”

陆放鼓掌:“极好极好,晚上再喝一杯?”

“你去安排吧,今晚我请客。”叶慕一雪前耻,心情舒畅的很。

陆放去一旁打电话订房,叶慕这才想起来身边的女人,他扭头就要向她炫耀一番,忽然发觉她似乎有些不对劲。

桑若的呼吸急促,带着喘鸣,她两手抓在胸前,双目紧闭,脸色发白,嘴唇却微微发紫,头耷拉在头枕上。

叶慕推了桑若一把:“喂,032,你怎么了?”

桑若没有把名字告诉他,他只得叫她的代驾编号。

桑若咳嗽起来,神色极为痛苦,叶慕看她脸色开始发青,这才知道严重:“妈的你有病?怎么不早说!陆放!你们先去,我得把这女人送医院!”

陆放刚订了台,放下手机就看见叶慕开车跑了,他追上去喊了一句:“别忘了回来买单啊!”

叶慕把车开得飞快,来到医院,他抱了桑若就往急救室跑。

他手里还拿着桑若的项链,倚在急救室门外,心想那女人该不会要讹他吧?敢讹他叶慕的人还没出生呢!

不多时,一个医生从里面走出来,摘下口罩对叶慕毕恭毕敬道:“叶少,情况稳定住了,那女孩是哮喘犯了。”

叶慕眉头一皱:“她有哮喘?”

无语,那女人还真有病啊。

医生道:“是的,这次比较严重,她是接触了变应原吗?”

“什么变应原?”

“像是室内的尘螨或是室外的沙尘,或是误食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带着她坐了赛车后她就变成这样了。”

医生:“尽量不要让病人接触这种……极限运动。”

叶慕烦躁的拨拨头发:“知道了知道了,我去看看她。”

好像确实在赛车之前她想对自己说什么来着,难道她想说的是这个?

病房里,躺在床上的桑若面色如纸,她秀眉微蹙,两手放在身侧握成拳,意识在药剂的作用下不甚清明。

叶慕坐在床边看着她,要想俏一身孝,在一片纯白的衬托下,她其实长得也过得去。

……好像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这女人的名字。

正在出神的时候,刚才的医生去而复返,几乎是狂奔而来:“叶少,好消息!大大的好消息!”

叶慕回神,不耐烦道:“咋咋呼呼的怎么了?”

那医生激动的把一张化验单递到叶慕手中,叶慕看到结果,整个人都震惊了:“你确定?!”

医生正要说什么,叶慕看了一眼床上的桑若,赶紧把医生拉出门,压低声音问道:“她真是p型血?!”

医生狂点头:“是的!我还以看错了,但是做了三回都是一样的结果!那个女孩真的是p型血!这样的血型在全国只有9例,这个女孩将是第10例!”

这是亿万分之一的稀有血型,这女孩儿的价值无可估量!

叶慕的心激动得砰砰直跳:“去做肾型配对,立刻,马上去做!”

“好,我这准备……”

叶慕拽住医生:“千万不要惊动她。”

医生点头:“放心吧叶少,叶总早就交代过了。”

叶氏财团在Z国是极有影响力的超级大财团,叶慕的父亲是叶氏财团总裁叶远,叶远为了给患有慢性肾衰竭的p型血小女儿叶恋找到合适的肾,这些年一直都在资助医学研究和各大医院。

现在找到了这样一个p型血的少女,若是肾匹配,救活了叶恋小姐,他们医院就赚大了!

叶慕继续叮嘱:“这件事也先不要告诉我爸。”

医生有些不解,叶慕不耐烦道:“我爸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她不愿意怎么办?到时候闹得要死要活尽惹麻烦,我先想办法稳定住她,你赶紧去做肾型配对。”

医生点头:“还是叶少想得全面,我们这就去做。”

叶慕嗯了一声,然后神色复杂的看向病床上的桑若。他想起和她年纪相近的亲妹妹叶恋,妹妹还那么小,却已经缠绵病榻十年,叶慕心痛得厉害。

叶恋是他唯一珍爱的家人,他一定会救她,不管用什么方法。

桑若被注射了有安眠效果的药,睡醒后天都亮了。

她猛地坐起身打量四周,发现这里是医院,而床边趴着一个睡得正熟的家伙,不就是那个叶慕吗?

她回想起昏过去之前的事情,是叶慕带着她坐赛车,然后她开始喘……想到这里,她尝试着做了几个深呼吸,虽然肺还是有点痛,但比起昨天那种喘不上气的窒息感已经好太多了。

桑若的动作惊醒了叶慕,他坐起身揉揉头发,一脸惺忪的看着桑若,眼前一阵惊艳,然后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目的。

他正正神色,敛去了平日的狂傲,尽量表现得体贴可亲了一些:“感觉好些了吗?”

桑若有些怯怯的打量着叶慕:“是先生送我来的?”

这不废话吗?我还在这儿陪了你一晚上呢。叶慕按捺住想要吐槽的冲动,清清嗓子“嗯”了一声。

“谢谢你。”虽然还是这个人害得自己犯病,但桑若并没打算拿出来说事,毕竟如果不是自己顶替代驾也不会有这样的事。

她低头穿鞋子,叶慕看到她俯身的脊背曲线单薄而优美,竟然看得有些眼直。

桑若穿好鞋就站起身:“先生,医药费我会还给你的……我的项链……可不可以还给我?”

叶慕正想着该怎样讨好她,听到这个问题,他的手就伸进口袋,但是转念一想,他又把手伸出来,拍拍脑袋:“医药费不用还,也是我不好,不知道你有病。”

桑若听到这些话也是松了一口气的,他不让还就不还吧,反正她也没有多余的钱:“那我的项……”

“你饿不饿?我带你去吃早饭。”

说着,叶慕已经拉着桑若往外走。

桑若几乎是被他拽进跑车里的,她不想去:“先生……”

“叫我叶慕。你叫桑若是吧?那以后我就这么叫你了。”叶慕开车,比昨晚的速度和态度都温柔了很多。

“叶先生,我一夜都没回去,我要回去告诉哥哥一声才行,你不用带我吃饭的……”

叶慕打断她的话:“那怎么行?我为我之前的举动向你道歉,如果你接受道歉,就跟我一起吃个饭吧。”

桑若还想拒绝,叶慕的手机却响起来了。

“喂,陆放?大清早的干嘛?”

陆放在电话里把他骂了一顿:“你他妈太不够意思了,昨天带着妞走了,我们喝到半夜都没等着你!你这么玩儿下去迟早站不起来!”

“嘻,真的是特殊情况……”叶慕说着看了一眼身边的桑若,声音也温和下来,“我昨晚在医院里陪桑若,没空理你们。”

“桑若?那个清水煮白菜?”

“别这样。”叶慕装得深情款款,“开车呢,不说了,我要带她去吃饭了。”

陆放喂喂几声听到断线,挂了电话忍不住诧异:“我去,叶慕该不会真的对那个小白菜有意思吧?”

这个梗他能笑话叶慕一整年,谁不知道叶少中意的女人个个都是长腿细腰屁股,那个小白菜瘦的跟一棵黄花菜一样,居然也能入了叶慕的眼。

想到桑若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土老帽,叶慕就随便在路边找了一家干净的早点铺,省得带她去高级酒店又让她出丑。

桑若心里有事,只喝了几口粥就再也吃不下了,一桌子蒸笼都没动。叶慕殷勤的给她布菜,桑若一脸为难:“叶先生不用这样的,我已经吃饱了。”

“吃这么少?”

叶慕看着桑若面前的一个小粥碗长眉一挑,见到她的确是面色不适,生怕她再吃出什么毛病,也就不勉强了。他又搀又扶的把桑若弄到车上,执意要把她送回家。桑若推脱不了,只好由着他。